琢磨moxie sama

A/8/kk/kt

全j好感都想粉无奈钱包供不起吃土漫漫...

chiba❤suda❤masa❤

全职坑中 喻苏莫凡苏加小别儿迷妹。

本命nino,sk er实则什么都吃

【大宫sk】言えない秘密 (下)

“大野桑,我继父死了。”

肆 

[你是不是也有一个秘密没说了?]

大野智几乎是一刻都没有停留,冒着大雨赶到了二宫和也给他的地址所在。

在那儿,他看见了二宫和也,他坐在家门口的石阶上,几个警察轮流问着他问题。他听见了酗酒欠债的继父,被家暴凌辱的母亲,被骚扰的妹妹。

二宫和也余光见到大野智他疲惫的朝那边笑了笑。

-----

[是不是有一天小丑哭了,你也以为他在笑着。]

等到盘问完之后,大野智才走到他身边,身上几乎湿了个透。二宫和也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顺带着勾住他的肩膀,说:
“那个人居然自己得癌死了,也不奇怪,酒喝那么多”
“不过真是突然,我都不知道,我还...差点就准备杀了他。”

大野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单纯的听到了旁边人的恐惧,于是他无数遍重复着没事了没事了,任由他把靠着,把重量压在他身上。

对于二宫和也,大野智就是个打乱原有规则的存在。

明明本是点到为止的交情。他却无时无刻不想多和这个谜一样的学长呆在一起,他花了更多的时间呆在那间只有两个人的教室里,哪怕不说话只有断断续续的吉他声也好。

他甚至....在大野智问他为什么总是放学不回家的时候,跟他说了那些他本准备不和人说的事情,就好像那个人能带来荧光,所以硬是把他灰暗扭曲的家庭生活暴露给他看一样,这样光就能照进来,就能让他对这个世界,重新拥有些许期待。

抬起头,二宫和也望向大野智的侧脸,那可爱的绝对领域,和他不知道正指向哪一处的目光。

他突然想到之前他在学生档案里查大野智时,系统那句“没有结果”。

大野桑你究竟是谁啊.....?

为什么我感觉,离你这么远呢?

[你的身影那么近,可我却碰不到。]

二宫和也发现了那个秘密。

第二天他 找到了很多年前学校文化祭上被誉为传奇的表演的模糊视频,里面的歌手还是那头长发那么与众不同,那首向着朝阳,惊鸿一瞥,仿佛值得最美丽的鲜花和所有掌声。

视频的拍摄日期清清楚楚的写在下面:1998年10月。

明明衣服社会青年的样子。
明明种种都暗示了这一切。

他急忙跑回那个破旧的小教室想质问他,却发现他人不在那儿。

哪里都没有。

二宫和也找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哪里都没有。
其实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是这个人失联了,才明白原来自己之前对他的了解有多么少。

那一副格格不入的打扮,总是不期出现,却不曾目送过他离开。

------------- 

“大野san,你说我们的组合名叫什么好呢,?”
“大宫sk?”
“呀呀...再想一个更加哦虾类一点的。”

“嘉年华zx?”
“呀还是叫大宫sk吧。”

   就这样好了,你的名字加我的名字。

---------------------------------

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早点怀疑呢?

吉他就这样静静的靠在墙边,像已经结束了的故事,再没有人去编写。

大野智,大野智,大野智.....

[我忍住的情绪在很后面,拼命想挽回的从前。]

二宫和也最后在他第一次遇见大野智的地方找到了他。

他就这样蹲在路边,看见二宫和也有点惊讶,似乎没料到对方能找到他,他正欲张口说些什么,却被二宫抢了先。

我知道你是二十年前的人了。
他说。

是吗?我想我在这个世界待不了多久了。

可在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个你不是吗? 我会找到他的。

是之前你家出事的时候才发现,除了你,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看的见我了。

“不.... 不是的kazu”

大野智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我大概二十年前就死了。”

[有些事真的来不及回不去。]

二宫和也久久没有发出一个声音,他甚至都不知道泪水是怎么从他的眼睛里落下来的。

明天,是学院文化祭吧。

那二十年前的明天.....

-----------------------

大野智视角(残缺的部分)。

     他一直以为他是摸了那把吉他才过来的。
     但后来直到二宫家出事,他才发现,这个世界好像根本没有他。
     若是活人怎么会不存在呢?
     他才隐隐约约想起触碰琴弦之后,胸口那一阵疼痛和仰面倒地的响声。

----------

二宫和也花了好久才换回重新思考的能力。

下一秒,他选择了紧紧抱住面前那位,与他隔着二十年时光的少年。光阴和生死都太不足以,他们因为彼此而深爱着这个世界。

大概纵然你明天要离开这个世界,我今天所要做的也只是一如往常抱紧你而已。

“大野桑,我反悔了,最后的文化祭,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还是那把吉他,二宫和也自己写的歌。

里面说,我对心发誓。

All my love for you.

All my love is you.

二宫看着大野的身体一点一点变的缥缈,脱离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结束的时候,二宫和也转过头,他看见真实的虚影,强要挽留却无能为力。

没事的。没事的。
只是天各一方而已。

或许很多年以后有一天,他会在人群看见一个长得很像大野智的人,或许穿着奇怪的背心带着发带,他可能对他一见如故却再不记得他。但这没关系,他会告诉他一切,从而继续他们的故事。

也有可能他们再没有遇见,岁月如梭,几载年华,一切只是高二那年做的一场梦,他渐渐忘记,一别,便是一生。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还是比较bromance.
  有点混乱不知道能不能看懂。


【大宫sk】言えない秘密

真的是隔了很久很久没有写sk了,稍微有点迷之紧张。

脑洞来自于电影《不能说的秘密》(虽然这么一说已经暴露了主线剧情)

大概是分成上下段吧

言えない秘密


[最美的不是雨天,而是和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野智正普通的走在二十一世纪东京都的街道上,一手端着杯饮料,微长的头发被风吹拂着飘起来,他的衣服充斥着一股八十年代怀旧风的气息,半个大叔款钱包路在屁股兜外面,如此狂放不羁的外形引得甚至引得好几个擦身的路人侧目。

然而本人毫不在意,或者说毫不知觉,大太阳底下还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直到大野·仿佛在梦游·智感觉被冲过来的什么东西猛撞了一下,紧接着被自己泼出来的咖啡糊了一脸。

 

“什么呀。”

“不良啊。”

费力半睁开不知道有没有进咖啡的眼睛,大野智看到一个跑过去的少年背影,以及那头留到耳后的嚣张金发。可能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之后转头。

 

与之不相称的是一张清秀学生的脸,额前散乱的头发被汗黏到了一起,神色还留着刚才跑步时的些许慌张。然而大野智只注意到他穿着的校服衬衫上,那无比熟悉扎眼的校徽。

“你....你也是石川中学的?”

 



----------------------------------------------------------------------------

大野智靠着墙角紧贴墙壁,开始略微反应过来现在的处境。那个刚撞了他的人和他维持一样的动作在他旁边,两个人挨得太近,奔跑后的喘气都能呼到对方皮肤上,弄的大野智后颈突然一阵痒。

“呐...那个学长。”

大野智赶紧给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墙后传来追赶者的对话声。

 

“二宫那小子跑到哪里去了,这是他的吗?先捡回去,就当债已经还了一部分。”

于是光天化日之下,由于勇敢出手帮助同校校友,大野智隔着墙亲耳见证了自己财布被掠夺的全过程。

 

其实他也没做什么,不过就是把剩余的咖啡泼在了他们脸上,然后两个人一起跑到了一条死巷子里。

而已。

 

 不过他注意到旁边的人舒了一口气的样子,侧头看着他(他发现那个人是琥珀色的眼睛),以及眼里流露出的尴尬的歉意。

 

好在在逃跑的过程中他已经获知了那个男孩叫二宫和也,现在高中一年级。

 

这代表....如果幸运的话,大野智还能讨到他的钱。

或者至少,能在见到二宫和也。

 ————————-————————————————



 [ 或许命运的签只为让我们遇见 ]

 

 

二宫和也看着大野智一路摸索着找到了这块地方,那是一个很破旧的,现在并没有人用的小教室,走廊的最后一间。二宫和也第一次找到这儿的时候,里面只有堆满了的不知何年何月留下的杂物,以及一把不知谁留下的旧吉他。

 

他的确现在经济紧张,但是在大野智“出钱”救了自己一劫之后不还给他不是他做的出来的事情。

 

于是他把东拼西凑好的,放在台子上的三万日元推给大野智,也不看对方做什么,自己走回去坐在地上,抱起了一边原本放在墙角的吉他,靠在一个大纸箱子上,自顾自的弹奏起来。

 

弹到第二段时,门口有人跟着哼唱,二宫和也那是大野智,依旧在原地没走。

是非常随意的两句,他的嗓音却让人无法忽略。

 

你很会唱歌?

少年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吐出一句问句

 

大野智毫无准备的唱了一首朝日を见に行こうよ 


僕とこの先の海へ

和我一起到海边

朝日を見に行こうよ

去看看朝阳吧

あの日口ずさんだ

那天口中所哼唱的歌谣

歌が聴こえるでしょう

你一定能听到吧


 

他唱完了半晌,二宫和也才回过神来,虽未说之于口,他的表情表达着毫不掩饰的夸奖。

 

“呀,是吗...”大野智挠挠头发,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

眼神所及之处,他看见二宫和也笑了,意外的,他的笑容很甜。随后他才反应过来,这是他迄今为止遇上二宫和也,那个人第一个笑容,它一直记留在大野智心里,知道很久以后。

 

他知道他们还会遇上很多很多次。

----------------------------------------------------------



[你就好好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咯。]




大野智视角

 

大野智明明记得这一天是学院文化祭,他和町田闲着整了个节目出来,他本是有些紧张,临场之前胸口有点闷得难受,结果没想到倒是得到了一致好评。他正准备回家,却看见之前排练的小教室里,不知道那个丢三落四的人留了一把吉他,旁边还有张奇怪的谱。

 

大野智其人,并不会弹吉他也看不出谱,但他还是好奇的拨了一下。

 

结果就跑到这里来了。结果莫名其妙的遇到了落难的二宫和也,又好像那么顺其自然的成为朋友。


那个少年,刚认识时俨然一副冷酷叛逆的样子,熟络起来之后居然是个毒舌,天天喜欢胡闹捉弄他,经常爱做一些意味不明的skinship,虽然这些在大野智眼里都是好话就是了。



[ 和你相遇很开心了。 ]


就像现在周围挤满了刚放学的,正三五成群叽叽喳喳聊天的高中生,大野智熟门熟路的走近那个破旧的小教室里,不出意外的看到了二宫和也已经在里面了

 

“大野桑,外面是发生了什么动乱吗?”

“好像是学校的文化祭。”

“啊....なるほど”二宫和也毫不关心的低下头,继续调着他的旧琴弦。他想起几天前他偶然间问起二宫和也的他当时为什么会被追,他也是这样突然一副冷漠的语气,仿佛事不关己。

 

“我那个继父酗酒欠钱太多了,又还不上,于是债总是追到我这里。”

 

“有时候一下子给不出真是没办法呐,所以大野桑那天出现捞了我一命真是即时。”

 

二宫说着又露出一个经典小恶魔式皮笑肉不笑,斜阳打出少年倔强的影子,打在他染黄了的头发上,变成了跟当时的天际一式一样的金色。

 

大野突然张口:“要不二宫kun我们两个也组个组合去文化祭吧。”

 

“诶,你突然在说什么?”

 

“fufufu想象一下嘛。”

“那大野桑觉得我们的二人组长什么样子的?”

“呀,你要具体说是成什么样....”大野智笑了一下,不知道在哪捡过来一只粉笔,在桌子上直接画了两个小人,穿着奇怪的背心和短裤,胸前还分别有k和s两个字母。

“你这纯粹是在胡闹吧!”二宫和也的小尖嗓高喊。

 

“呀,我没有。”微笑的后退。

“你就是好吧!”

 

事实证明,有时候传说中的互相吸引,就是大家都变成小孩子。




————————一个未完待续下集预告的分割线————————


【是不是有一天小丑哭了,你也会以为他在笑?】


没想到再一次见到二宫和也,是大野智惊讶的看到自己恰巧带来的砖头手机响了铃。

 

他接起来,对面是二宫和也的声音。

 

在颤抖。

 

“大野桑,我继父死了。”



tbc

最怕此生已经决定自己过没有你,

却又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Golden Times:

昨天输球我只笑话“活该”
但镜头扫到你抹泪
一下子也忍不住哭出来

为了风是风的样子,我是我的样子。
           
                    -------宇宙に行ったライオン

I will try anything once.

你要去向更远更远的地方了吗小狮子?

来个小小的回血出本

【全职】
我新匪石 张新杰中心 30r
事情太小别找我 肖翔 25r
爱买不买  短篇集多cp 25r
贝加尔湖畔 喻黄 6r (这个不单出)

【ars】
forever  y2 (abo设 有R18) 65r

*希望能走zfb..
*占tag非常抱歉了


在青山绿水之间,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过这座桥,桥上是绿叶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那头是青丝,桥的这头是白发。


只要看到你们一个微笑,我的世界都会笑。
求吱呦一定要好好休息。

20年,未来的路还有很长,还等你们带着我们这些南瓜土豆们一起去走。❤

【黄包黄】图谋不轨

*OOC!!!

*警察黄出没

*毫无逻辑慎入(又是一篇无脑设)

 

以上

 

 

 

听说蓝雨警局的黄警官最近拐了一个帅哥明星回家。

 

“呸呸呸,怎么说话的。我这么清正廉洁公正无私能用拐这个词吗,我这叫把危险人物留在身边看守,防止每个人都被他传染出门必遇事都和他一样咱们还不要忙死。”

 

唏,谁要是看不出来你那副心满意足你情我愿的样子那肯定就是已经被你俩闪瞎了。

 

不过黄少天也没瞎说,包荣兴在他眼里的确是个危险人物,他们的纠葛可以追溯到黄少天还是个底层小警察的时候。。

 

那时黄少天刚从警校毕业,初出茅庐资历尚浅,一年到头被分配到的大不过抓痴汉小偷,好在年轻人一腔热血经得起耗,干啥都要不遗余力,事情再小也绝对不会含糊过去。

 

所以当他有一天一大早接到报警电话跑到现场的时候,看见的是包荣兴一脸懵圈的表情正被一帮子大爷大妈当成一个扒手千夫所指。

从来都不轻易下定论的黄少天,这一次一看到包荣兴就感觉到这人是绝壁是被冤枉的。听了几句声讨就连忙把从人群里面解救了出来。

很久之后有一瞬间黄少天突然想着,如果那会儿自己直觉错了,后果会怎么样?

不过还好最后监控证明包荣兴的确啥事没干,真的罪犯在那之前已经逃掉了。

而包荣兴对黄少天又是握手又是感谢,然后两个人突然就变成了在做“交个朋友吧”一样的事情,几个来回之后黄少天在工作时候隐藏话唠属性彻底爆发了,喊着包子长包子短的。走了的时候包荣兴还特意要交换电话号码。

 

 

只不过后来那电话还没想起来拨出去,黄少天和包荣兴就先又碰见了。

 

黄少天因为最近办事得力总是被自家组长拉去出任务,说是注重培养公安界人才。

魏老大,你看重我不等于老是要放我当炮灰啊。

就比如说现在,魏琛叫黄少天去打探敌情,被抢劫了的ATM机现在亭子里面站着的就一个强盗本人,他要单拿着刀也就算了,他要是拿着人质呢?拿着手枪呢?拿着意大利炮呢?

黄少天心里狠狠吐槽着,左手拉住了门把,只等开门的瞬间,他的另外一只手飞举起武器狠狠......诶?

黄少天在看见对方是包荣兴的那刻手僵在了半空中。

 

你你你,怎么又是你。

根据包荣兴的口述,实际上被抢劫的是包荣兴,只不过后来强盗打不过包荣兴被打跑了,貌似还被伤了几脚。

“他还来威胁哦!我给了他一拳头他小刀就掉地上了!”包荣兴解释着。

果然小刀对拳头还是有赢面的。

 

虽然抓捕行动搞了场乌龙剧,但案子后续还是得弄。作为可疑人员包荣兴只能坐在警察局里干等着,偶尔有人来问几个问题又走了,大多数的时间他都被扔在一边,但这样好像显得太事不关己于是又站起来到处走跟巡逻似的。

包子啊这样只会显得你更加可疑了好吗?

最后包荣兴决定把头凑到黄少天旁边一块看录像,嘴里还时不时为自己的举动解说一下,一直到夜里结束的时候包荣兴累的爬在桌子上,长头发翻在额头前面露出小半张脸,让黄少天感叹这张脸配上这个人加上怎么就那么好看。

“发型这么炫酷,怪不得老是被当成容疑者......”

“那我找明天把它剪了”

“诶别别别别别!!”

“嗯?”包荣兴一脸搞不懂你。

“....我还...挺喜欢的...”

我还挺喜欢你的。

“噢,也对剪掉也挺可惜的。”包荣兴说着打了一个哈欠,无所谓的表情,而他身旁的小警察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莫名脸有点烫。

 

 

之后黄少天有段时间没有碰到那个包荣兴,几年中他继位当了组长,而包荣兴不知道遇到了什么贵人上了两期服装杂志突然就红起来了小有名气的少女偶像。黄少天偶尔气愤的想起包荣兴心情还特别复杂。长时间不见心里空挺想念的但好像一见面都没什么好事......

 

算了,还是不要碰见了,反正实在想他了网上一搜连街拍图都有。

 

嘛,事与愿违,那天黄少天坐着警车巡逻的时候,正好看见包荣兴又被一队人追赶。

虽然这一次好像是粉丝。

不过对黄少天来说,这种事情见一次掉下巴见两次怀疑人生再来一次不论是什么情况也就习以为常了。

于是黄少天把头探出车窗外,把车门也打了开。

 

包荣兴在无助边缘的时候一眼瞄到了黄少天,他像看到救星一样跑过来,后者一把他拉进车里。

 

“诶,我说,”好不容易甩掉“追兵”后,黄少天开口“怎么每次咱们见面都是这么狼狈的场景啊?”

 

包荣兴还在大口喘气,过了好一会才吐出一句。

“所以一有事就能警察都能帮我我才特别感动啊!”

 

汽车转了几个弯停在了一个僻静的小巷里,车是黄少天停的。

他原来想说:“既然你每次能碰上我特别感动,那么我干脆一直待在你身边好了。”

然而一停下来黄少天还没动包荣兴就先一步把黄少天压在了座位上亲了上去。

 

事实证明,不管黄少天多么内心强大有经验,在包荣兴的不可预测的举动面前,他不惊讶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早就想对我图谋不轨了?”半天过后,黄少天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好像就是这样。”

“我电话不打?”

“打给警察的电话不能随便打。”

“可你现在正坐在警车里对警察动手动脚。”

 

那天的记忆,在现在的两人看起来,依旧美好的像镶了一层金边一样。而在那时黄少天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在对他图谋不轨这事上,包荣兴绝对不是无辜的

【nino水仙向】lethal hope

* 二宫和也水仙 死神(杀老师前身)×神乐龙平
* 重度ooc
* 赶在生日这天发,祝kazu生日快乐啦,虽然剧情什么的太忧伤完全不像生贺。

插一个没关系没意义的吼叫:新单pv里逆得不像话啊啊啊啊啊啊颜跟face down简直没变过啊这个男人怎么会有34岁啊啊啊啊( 日常被和总帅到心脏猝死)

***设定实验成功后人格将被覆盖,记忆什么也会消失
正文

东京都,某政府秘密实验室内。

晚上十点。
神乐刚看了看表,同事们有的已经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了。他从电脑前的椅子上站起来,绕了绕肩膀算是活动过了。而后他有又重新坐下去,眼睛盯回电脑显示器。

显示器里是一个人的生命情况。
他的各项身体指标被密切的监视着,数据被详细清楚的记录在曲线图上。

“神乐さん”
“他今天怎么样?”
“比昨天好…,不过贸然继续还是挺危险的。”
“从明天开始加强注射量。”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一味拖下去只会增加暴露实验的危险。”
你不是不知道后果,神乐这么说。
他戴着眼镜,藏在镜片下的眼睛透着不容置疑,
“好的,我明白了,神乐さん”


等实验室人都走光了,神乐独自一人走进实验室中央的实验舱内。
厚重的玻璃阻隔了室外的温度,罩子里面冷飕飕的。

他看见一个背影蜷缩在玻璃罩子的一角。

那是他的实验对象,原本是一名杀手,代号死神。

半年前,神乐突然接到了最高层的的电话,说是秘密任务。
之后,他就被带到了这所秘密实验室工作。
实验目标对死神进行人体改造。


“其实你不用特地过来监视我的。”
熟悉的背影听到脚步声后转过来,疲惫的对他笑了笑,指指脖子上的铁圈。
“有这个在我逃不了的。”

神乐龙平没理这人,而去解开了锁链的另一端。

下一个瞬间,神乐就被压倒在了实验床上,右手手腕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扣住了
“那现在呢?”神乐仰起头,看着死神俯下的脸问,后者又往下接近了几分,与他之间似乎就是隔着层布料的距离。
明明说着那么色气的话,为什么还要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呢?

他熟练的将已经开始变长的手指升进神乐的衣领里,另一只手已经探入他的口袋把手机遥控器掏了出来。

倏的一下,整个实验室都暗了下来。

神乐有的时候也纳闷。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和那人就成了这种关系。

“死神”最早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冷静的可怕,对他做各项测试的时候他都是一副任人摆布的样子,感受不到任何情感的变化,只剩下一条脆弱的生命线跟随着心跳一起一伏。

之后,实验药物开始发挥作用。副反应摧残着他的身体。他疼痛到惨叫,身体也随着时间变异而。而实验过后那个人却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虽然,那双时而忧郁的眼神,总是喜欢在夜深人静空无一人时看着自己。

人体改造,意在血肉和灵魂为代价,将自己的人格和身体生生分离。

神乐有时不禁会想,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变成嗜血的杀手?
而自己怎么会被囚禁在了着忧郁的眼眸中,还期待着越陷越深。

“别,你给我停下。”神乐见他熄了灯后忙不迭挣扎道,“我可不想……再去跟上面说是什么设备故障的事情。”
“那神乐さん要开灯吗。”
神乐久违的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真是个工口鬼啊。
神乐记得他们俩上次结束之后还哗啦啦的流鼻血来着,那种直截了当恬不知耻的生理反应,监控器哔哔哔的叫,吓坏了在值班室值夜班的后辈。

这个人真是没救了。

锁链一下一下敲在桌子上。迫不及待在撕扯开对方的衣服,相互忘乎所以的靠近,直到距离为负。
眼镜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丢到了一边,原本藏在镜片下的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此刻显得格外迷人。
唇齿交叠的时刻,带着寒冷的实验室里冰冷的床上,两颗炙热的心。

“嘶……
冲破身体临界点的快感,以及被这快感冲破的,理智的最后一道防御
其实不堪一击。

我们的关系究竟是什么?
当神乐终于因为过累而睡去时,死神靠在隔绝了一切的玻璃壁边想着。

他们之间那条迷离缠绕的线,好像永远指着无解
只知道不管不顾沦陷,那算不算特别危险?

神乐さん,也许我真正希望的,远多于这一瞬即逝的满足。
可是我没有办法索要更多了,毕竟他们说我只是你的小白鼠啊。

我甚至无从得知,我明天会被改造成什么样子。
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令人窒息的绝望。
那是因为你,给了一个不配心怀希望的人致命的希望,
让我开始庆幸,我意识结束的最后一秒,至少听到的是你的声音。
如同最后的曙光一般。

“好きだ”
黑暗中,他悄声说着。

他到最后都不知道,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一边的神乐龙平猛的睁大了眼睛。